新聞動態

行業資訊
首頁 >新聞動態>行業資訊

直供是促進燃氣終端有效競爭現實選擇

2017-06-29

在城市燃氣行業,近年來關于天然氣降價的呼聲一直沒有停止過。一方面,供給側改革,通過降氣價降成本成為情理之中的事,政府為此不斷給燃氣企業施加降價壓力。另一方面,用戶既要承受煤改氣等政策壓力,不得不使用成本更高的天然氣,又要面臨越來越大的企業生存壓力。

關于天然氣降價,各方討論焦點主要集中在三個環節:一是希望上游降價,二是希望重新審定和降低管輸費,三是杜絕名目繁多的開口費。但行政命令式的氣源降價要求、重新核定管輸費和禁收開口費,顯然是短期行為。沒有市場競爭,成本不透明,效果自然會打折扣。

為終端用戶減負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引入市場競爭。工業用戶無疑是天然氣終端最肥的一塊肉。相比于居民用戶氣量小、價格低等特點,工業用戶用氣量大、毛利高,成為終端市場的香餑餑,也讓競爭者垂涎三尺,成為各大燃氣企業和三桶油必爭之地 

但就當前發展實際看,目前的管道燃氣特許經營制度已成為制約工業供氣有效競爭的行政門檻,也成為燃氣經營商的護城河 在政府三令五申降低用戶成本的情況下,上中游氣源無法直接供給用戶,中間層層加價令用戶叫苦不迭。激進而又無奈的點供項目雖然看起來是開了一條血路,卻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用氣穩定、持續盈利的項目寥寥無幾。,如何破解燃氣特許經營高行政門檻就成為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近兩年看起來比較熱鬧的點供項目在一定程度上為降低用氣成本貢獻了一份力量,也引發了與管道燃氣特許經營制度的沖突。所謂點供即通過LNG(液態天然氣)衛星站給廠區紅線范圍內的某一用戶提供天然氣。與管輸模式相比,點供項目具有供氣快速、靈活的特點,可以作為市場開拓的先頭部隊,向管網未到達地區供氣。

但點供項目一旦與管網供氣正面交手,優劣立判。首先,點供處于規模劣勢。受制于輸氣管網無法覆蓋用戶廠區紅線外的限制,點供項目無法形成規模經濟;其次,點供項目投資專用性強,專有性程度低,議價能力弱。而管輸模式剛好相反,其專有性強,議價能力強;第三,氣化站氣源來自于槽車運輸,容易受臺風等惡劣天氣影響,因此,點供供應保障能力相對較低。也正因此,點供項目存在的風險較大。用戶用氣量的萎縮,管網的圍追堵截,用戶的反客為主等,均有可能讓點供成為僵尸項目。而在政策上,政府給點供項目的定位就是一種過渡的供氣模式。例如,《福建省十三五城鄉基礎設施建設專項規劃》提出,逐步以支線管線替代LNG衛星站,實現LNG衛星站與管線供氣方式滾動協調發展。雖然如此,面對巨大的市場空間,各大燃氣企業不忍作壁上觀,躡足其間,點供結果自然是參與者眾,盈利者寡。

 與特許經營制度改革一樣,大工業直供政策呼聲已久。大工業直供就是大型工業用戶直接向上中游天然氣供應商購買天然氣,用于生產或消費、不再對外轉售。這樣可以減少中間環節,降低輸配環節費用,同時增加有效競爭,提高市場成本和價格透明度。

看似共贏的方案實際執行卻雷聲大、雨點小,開展的省份不多,過程也是磕磕絆絆。這與當地政府有很大關系,因為大工業直供政策沖擊最大的是燃氣特許經營制度。所謂燃氣特許經營權就是允許獨家投資、建設、運營燃氣管道的排他性權利,具有一定壟斷性質。其實質就是通過設立高行政門檻,給予燃氣經營商市場保護,用工商業供氣補貼居民用氣,同時政府獲得出讓特許經營不菲收益,不少地方政府因此還入股了當地燃氣企業。所以改革阻力在于,一是誰來保障價格偏低的公用事業供氣;二是特許經營權的補償問題;三是政府收益的降低。

 雖然大工業直供動了燃氣企業的奶酪,但相比燃氣特許經營的全面改革,這種改革更加溫柔,阻力更小。首先,大工業直供完全符合市場化改革的趨勢,也是痛點集中的領域。如果繼續保持特許經營鐵板一塊,那么最終可能就是一步到位的經營權改革;其次,博弈力量不同,國家或者省級管網投資影響大,對當地的GDP和稅收等有重要貢獻,同時伴隨當地國企入股,有更強的博弈力量和話語權,地方政府在大管網業務的收益也能彌補城鎮管網上的損失;第三,利益沖擊較小。居民和中小工商業用戶繼續保留原有格局,以中小工商業用戶補貼居民用戶。這其實符合燃氣特許經營制度設計的初衷,在2002年實施伊始,主要用戶就是居民和中小用戶;四,時機成熟。管道燃氣特許經營制度迄今執行15年,燃氣企業早已收回了對特許經營權的投資。而這種計劃色彩濃厚的制度已經越來越不合時宜,成為終端市場化最大的絆腳石。

 大工業直供總體上有兩種實現方式,一是政策允許代輸,且管網已經到達,利用省級管網和城鎮管網代輸,繳納管輸費,投資小且容易實現;二是政策不允許代輸或者管網未到達,這樣就得投資修建直供管網,但要面臨政策和商業雙重風險,首先是政策執行不確定的風險,即便有明文規定,在執行過程中也會遭到或明或暗的抵制,不排除彈簧門玻璃門的困擾。其次是用戶用氣波動、惡性競爭等風險。鑒于此,實現大工業直供需要有更多、更合適的選擇路徑。

 首先,繳納過路費。一些燃氣經營商實力較弱,與政府和上游氣源方博弈中處于下風,可以通過收取過路費的形式,讓出合作空間。

其次,上下聯合。氣源方與幾大用戶合作,利用大項目公司對當地發展的投資影響力,獲得當地政府的支持。各方為了共享利益、規避風險,以共同出資的形式成立管網公司建設和運營。

第三,借橋過河。上游氣源方與擁有特許經營權的燃氣企業合作,共同投資建設和運營,共享收益。


? 北京快三开奖官网